当前位置:首页>>政府信息公开>>动态信息>>政务动态

磴口生态文明建设启示录

 从沙山走向“绿海”

  • 巴彦淖尔市政府门户网站 www.bynr.gov.cn
  • 2017-09-12
  • 打印本页

梭梭林

昌盛日电光伏设施农业

沙漠水稻

治沙老照片

  林海苍翠挺拔,绿草葱茏茂密,野花芬芳斗艳……与纯净的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天然画卷。近日,记者驱车沿磴口县穿沙公路西行约10余公里,进入到乌兰布和沙漠边缘。放眼望去,在这个城市与沙漠相连的地方,现在绿洲与黄沙相伴,飞鸟在湖泊上起舞……

  磴口县总面积625万亩,沙漠就占据了425万亩。为了保护家园、保护黄河,使农田不被侵害,新中国成立以来,“治理沙漠”的主题在磴口县从未改变过。

  治沙造林 一代接着一代干

  磴口县三面环沙,受风沙危害极为严重,把治理黄河、保护包兰铁路和治理沙漠三项工作同时推进,着力点放在了以守为主的“防害”活动上。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县有625万亩土地,沙漠就占去了425万亩,除去145万亩的山地外,树林只有1.5万亩,耕地仅6.8万亩。

  据资料记载,解放前,这里的人因风沙灾害而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常住人口只有1.8万人。从1950年开始,磴口县首任县委书记杨立生带领全县人民开始了一场深入持久的治沙造林、风沙育草运动。杨立生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重建的最大难题就是沙害,不治理,磴口就会被淹没。流沙淹没良田,造成黄河泛滥,居民逃离,包兰铁路为此绕道跨黄河。只有挡住流沙才能让群众重返家园,恢复生产。”就这样,杨立生在全县吹响沙漠进军的号角,他们战天斗地,凭着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风貌,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治沙战役。每逢春秋两季,全县几乎所有人马开进沙漠,住在沙窝,吃在沙窝,战在沙窝,掌灯坎条,月下栽树,进行大规模的移沙造田垦荒活动。到1959年末,闻名全国的308华里防护林建成,为乌兰布和沙漠东侵画上了休止符,磴口县也被中央林业部评为造林模范县,许多的治沙先进集体和治沙英雄劳模被载入磴口治沙造林的史册。

  新中国成立时,治沙英雄常大拉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居住地在原磴口县四区四乡河壕高级农业社,是全县有名的流沙侵害严重乡。就是这样一位60多岁的老人,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动员周围群众植树造林,成为一个以治沙造林、绿化家乡而名扬全国的模范,曾两次进京参加全国烈军属模范代表会和林业劳模大会,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常大拉首先在自己分到的土地边上培育苗木、植树造林。为了让幼苗可以成活,他白天忙着给树培土、浇水,晚上带上被褥住在地里保护树苗。在他辛勤的劳作下,30多亩小树全部成活,沿着小树林种的庄稼,风沙危害明显减少,产量也提高了。

  “植树容易护林难。”这是常大拉多年植树造林的深切体会。他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出“四勤”(腿勤、嘴勤、眼勤、手勤)的护林方法。在1950~1959年间,无论在烈日炎炎的酷暑,还是风雪弥漫的严冬,他几乎每天都在林地里奔波操劳。在他的带动下,四乡的广大群众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着植树造林,终于消灭了风沙灾害,使流沙乡变成了丰产乡。

  西部大开发后,磴口县被列为国家生态建设重点治理县,磴口县委、政府抢抓时机,提出了“生态治县”的战略目标,相继启动了“三北防护林”建设、天然林保护工程、退耕还林工程、日元贷款植树造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多个重点工程。当时各个项目区在治理前都是成片的明沙,车辆进不去,施工人员就人工背负测量仪器、木桩、行军水壶徒步进入实地,规划、打井、布点,每天要走十几公里,黎明进去,日落出来。条件再艰苦,他们都从未退缩。

  创新机制 翻开生态文明建设新篇章

  在67年的治沙征程中,磴口县委、政府立足实际,多次深入调查研究,根据乌兰布和沙漠流动的特点,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治沙经验和技术,在沙漠中采用一米见方、深度为15厘米的柴草网格压沙和冷藏梭梭、花棒苗种植方式,对流沙区进行锁边治理。

  乌兰布和沙漠东缘有82公里紧邻黄河,经过治理后,黄河岸边已经构筑了一条长150多公里、宽50米的防风固沙林带,大量农田也在沙区开辟。为了保护黄河和农田不被侵害,磴口县委、政府在乌兰布和沙漠外围种植梭梭林,做第一层防护,在黄河农田周围种植杨树,做第二层防护,有了梭梭和杨树的双层保护,黄河不被侵蚀,大量农田在沙区开辟。沙丘平均向黄河推进的速度从2010年的12.64米减少到2016年的1.87米;全县森林覆盖率从一开始的0.04%扩大到现在的20.2%;耕地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6.8万亩,扩大到现在的86.6万亩。磴口县防沙林场场长姜吉荣告诉记者:“今年春季,磴口县投资750万元,在乌兰布和沙漠实施了1万亩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种下的梭梭到三年后,如果成活率达到百分之五十,就能固定住脚下流动的沙丘,保护黄河农田不被侵蚀,减少风沙对京津地区的危害。”

  天更蓝、水更清、环境更优美,是老百姓的热切期盼。党的十八大以来,磴口县委、政府更是积极探索创新造林绿化新机制。加大招商引资力度,采取政府主导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的模式,运用PPP投资和委托第三方造林模式,引进扶持从事造林绿化、苗木繁育、沙漠生态观光旅游等项目的大企业参与到全县林业生态建设中。由此,磴口县进入了一个造、封、飞并举,生物措施、工程措施并用的大规模林业生态建设高潮期。目前,磴口县的沙漠治理面积已达到了280多万亩,平均每年还以18万亩的速度向前迈进。

  经过67年的不懈努力,现如今,磴口县荒漠化和土地沙化面积已实现了双减少。磴口县城中心区域内的北海、南湖、西翠湖上九曲回廓、水幕珠帘。城区主次干道已形成“乔木封顶、灌木缠腰、草坪铺底、鲜花镶边、小品点缀”的立体式绿化风格。整个城镇出门见绿、百米见林、千米见水,磴口已经转变成一个环境优美、生态宜居的美丽城镇。

  生态立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多年来,治理沙漠国家、政府大量投入。为了让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参与到治沙中来,磴口县委、政府大胆尝试,确立了“沙漠资源观”,把乌兰布和沙漠作为集聚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通过政府推动、科技促动、产业带动的方式,鼓励企业通过产业加入到治沙行列中来。依托现代农牧业、绿色新能源、肉苁蓉产业、沙漠旅游业等实现了沙漠的多元化发展。

  “沙漠空旷无污染,透气性好,不会产生厌氧环境,种出的水稻植株健壮。而且没有有害气体,能减少病虫害,避免农药除虫,确保了稻田的绿色有机。”说话的名叫郭利川,是磴口县沙漠有机水稻示范基地项目负责人。今年,磴口县委、政府大胆尝试,与北京仁创科技集团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投资1亿元,在乌兰布和沙漠中规划设计了集生态种养+光伏发电+旅游观光于一体的1500亩沙漠有机水稻示范基地。据介绍,沙漠水稻采用的是仁创生泰保水砂技术,把水稻种植与光伏发电相结合,在稻田上建设10兆瓦的光伏发电站,节水可达70%。目前,稻田长势旺盛,预计收获期每亩可产稻谷1200斤,亩均产值在千元以上。

  王爷地肉苁蓉有限公司负责人魏均,是磴口县土生土长的农民,祖孙三代都在治沙。早在2006年,慧眼识金的他看到政府鼓励、引导民营企业家和个人发展沙产业的诚意后,于是承包下乌兰布和沙漠中5万亩的荒漠,在种植梭梭林治沙的同时,利用梭梭根部嫁接肉苁蓉。梭梭接种肉苁蓉亩均收入能达到6000元,是优质耕地收入的3倍,还可实现一次种植、收货15年以上。目前,磴口县已有近40家企业和民营合作组织在乌兰布和沙漠开发肉苁蓉产业,营造人工梭梭林面积达50万亩,接种肉苁蓉6万亩,年产肉苁蓉6000多吨,开发研制推出了御品苁蓉茶、中药饮片、苁蓉纳米粉、苁蓉饮料、苁蓉礼品、苁蓉酒、苁蓉保健品等30多个产品,产值达2.6亿元。

  乌兰布和沙漠日照充足,水土资源丰富,且无工业污染源。慧眼识金的企业家们纷纷开始进驻沙区,在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实现了沙漠掘金。据统计,目前,磴口县乌兰布和沙区已聚集了近90家企业,形成了以圣牧、蒙牛为龙头的有机肉牛和有机奶加工产业链;以草原宏宝、晶烨为龙头的肉羊加工产业链;以中粮、泰顺为龙头的番茄加工产业链;以佳格为龙头的粮油加工产业链;以诺民公司为龙头的葡萄酒加工产业链;以王爷地公司为龙头的中药材加工产业链;以纳林湖景区为龙头的全域旅游等七大产业链群。

  67年来,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再到向沙漠要效益,磴口境内的乌兰布和沙漠开始向良性循环发展。真正实现了治沙方式由单一生态向保护、开发、利用综合治理转变;治沙投入由单一政府投入为主向全社会参与、多元化投入转变;治沙效益由单纯生态效益向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多重转变。(记者 季敏)

来源:巴彦淖尔日报     编辑:高也